图片 1

李旭利老鼠仓获利1000余万 作案细节曝光

交银基金规模非但没有正增长,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涉嫌

  谢丹敏

图片 1李旭利涉嫌内幕交易期间所管理基金的重仓股表现

  [在行业整体与同行大发展时,交银基金规模非但没有正增长,反而出现明显缩减,其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也从当时的业内前十跌落至30位]

  经历了一年多的传闻后,中国证监会昨日首次公开证实,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涉嫌“老鼠仓”,且已被列为证监会今年的大案要案。

  投资大佬李旭利即将回归社会,但资本市场不会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因为他已被终身禁入。

  证监会昨披露:其实际控制两个证券账户,涉嫌“老鼠仓”的股票共有两只

  和李旭利一起讲述“悲催故事”的还有他的老东家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交银基金”)。自2009年李旭利离职后,交银基金6年来经历了业绩、规模的大滑坡。在行业整体与同行大发展时,交银基金规模非但没有正增长,反而出现明显缩减,其公募资产管理规模也从当时的业内前十跌落至30位。

  早报记者 柯智华 

  “李旭利、莫泰山(交银基金原总经理)走后,交银基金就像被掏空了一样,一蹶不振。”国内一家基金公司渠道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交银基金现在是一家非常平庸的基金公司。他们业绩一般,这些年没有叫得响的基金产品,赎回压力却一直很大。”

  经历了一年多的传闻后,中国证监会昨日首次公开证实,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涉嫌“老鼠仓”,且已被列为证监会今年的大案要案。 

  大佬即将重回社会

  据中国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昨日表示,经查,2009年2月28日至2009年5月25日期间,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公司原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李旭利,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其实际控制的2个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2只,非法获利1000余万元。 

  早在几年前,公募基金行业讲述过一个“北有王亚伟,南有李旭利”的传奇故事。但如今,北边的那位南下深圳创办私募基金,另一位则身陷囹圄。

  上述通报还表示,目前公安机关已逮捕李旭利,证监会将对其作出行政处罚。 

  交银基金原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李旭利,2011年8月份被上海公安机关以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罪刑拘,随后被法院二审判决该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4年。

  资料显示,在公募基金已被披露的老鼠仓中,1973年出生的李旭利名气最大。他曾经是两大基金公司南方基金(微博)和交银施罗德基金的投资总监,后在中国最大的私募基金公司重阳投资担任首席投资官。 

  转眼间,李旭利“入狱”四年的时间就要结束了。若无加减刑等情况出现,今年8月份李旭利将重回社会。当下,一些市场人士关心的则是他是否能东山再起,重回资本市场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大部分资金来自于家人  

  但事实通常是残酷的,法律也是无情的,李旭利为“老鼠仓”罪行付出的是终身禁入的代价。

  今年8月底,早报记者从上海警方获取的信息证实,李旭利已经被上海经侦总队逮捕,成为刑七修正案以来第三名被采取刑事措施的基金经理。此前两名基金经理分别是前长城基金(微博)经理韩刚和前光大保德信基金(微博)经理许春茂。 

  据证监会[微博]公开资料,2005年8月至2009年5月,李旭利担任交银基金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交银蓝筹基金经理职务,有权参与交银基金所有基金的投资决策,并对蓝筹基金的股票投资具有直接决定权。2009年4月7日,在交银基金旗下蓝筹基金、成长基金对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进行建仓的信息尚未披露前,李旭利指示五矿证券深圳华富路证券营业部(现为五矿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总经理李某君,在李旭利及其家人控制的岳某建、童某强名下两个证券账户内,先于或同期于蓝筹基金、成长基金买入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股票,累计股票成交额5.2亿元,并于同年6月间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通过股票交易的差价获利近900万元,此外还分得工商银行股票红利约170万元。

  所谓刑七修正案是指,2009年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第七次刑法修正案。其中,该修正案首次将老鼠仓列入刑法处置范围。即对第180条做出修改,对于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及监管部门和协会的人员,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取内幕信息,或者内幕信息之外的其他未公开信息,并买卖该证券,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交易的,最严可处以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及非法所得5倍以下罚金。

  李旭利的行为情节严重。在法院裁定李旭利内幕交易罪名成立后,证监会认定李旭利为证券市场禁入者,终身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这意味着,即便李旭利出狱,他也不能回归证券市场、凭借自己的专业技术和证券投资水平,像王亚伟那样转战私募市场再创一番事业。即便大佬重回社会,他已经失去了回归证券市场的权利,依靠投资东山再起几无可能。

  其中,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罪,作为新增第四款列入第180条,该罪包含了基金公司受托管理的资金运营情况、客户的交易信息等,即“老鼠仓”。而此前来自警方的消息称,李旭利被捕的罪名即是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罪。 

  老东家交银基金“面目全非”

  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也正是其从公募转投私募的时候。根据好买基金信息,其在2009年管理惟一一只公募基金是交银蓝筹,2009年5月27日,交银施罗德基金发布公告,批准李旭利辞去交银蓝筹基金经理职务。 

  与李旭利一样坠落的还有他的老东家——交银基金。

  对于李旭利此前的“老鼠仓”经历,《财经》杂志此前报道称,其初始操作的资金,小部分来自于李旭利,其余大部分资金来自于家人。最初资金为几千万元,但后期滚至上亿元。  “在2009年2月之前,李旭利任职交银施罗德期间,一直亲自操作其自有资金的交易,直到监管机构的突击检查时才在其工作的电脑中,检查出残存的交易证据。”上述报道说。 

  在李旭利离职后的6年间,中国公募基金行业整体触底反弹,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末,中国公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为2.39万亿;到了2015年6月,这一数字变成了7.11万亿,6年间公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增长了2倍。

  涉嫌股票或为工行和建行   

  与行业盛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交银基金的每况愈下。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009年末,交银基金旗下11只基金产品累计管理资产规模924.34亿元,在国内6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9,平均下来每只基金的规模为84亿元;6年后的今天,交银基金的规模出现了明显的缩减,截至2015年6月末,交银基金旗下46只基金,累计管理资产规模752亿元,平均下来每只基金规模仅为16亿元。

  根据中国证监会负责人的说法,在2009年2月28日至2009年5月25日期间,李旭利通过实际控制的2个证券账户,涉嫌老鼠仓的股票共有2只,获利则在1000余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