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及环渤海地区银行业不良率上升

A股上市银行已有8家披露2017年年报,其中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下降0.05个百分点至1.57%

摘要:上市银行的资产质量好转明显走在了全行业前面。
截至28日晚间,A股上市银行已有8家披露2017年年报,不良贷款率均出现明显下降,有的银行甚至实现不良双降。
根据监管部门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末,整个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1.74%,与上年末持平。
上市银行…

上半年宏观经济增长呈现底部企稳、局部回暖向好的态势,给银行资产质量改善提供了非常好的外部环境。刚刚披露的上市银行半年报显示,在净利润增速回升的同时,上市银行资产质量也在改善,特别是五大行的不良率全部实现回落。不过,从细分来看,部分行业和地区的不良情况仍在恶化。比如大部分银行在制造业、房地产等行业的不良贷款比率仍在上升,环渤海地区、东北地区的不良率也有所上升。守好风险底线,持续推进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仍然是银行业经营工作的“生命线”,未来银行业需要重点关注表内和表外“两张资产负债表”,既防“黑天鹅”,又防“灰犀牛”。资产质量稳中向好半年报显示,五家大型银行资产质量向好趋势明显。工行表示,该行稳的基础进一步牢固,好的趋势进一步明朗。从半年报数据看,该行不良贷款率、逾期贷款率和剪刀差等关键指标全面下降,其中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下降0.05个百分点至1.57%,是自2013年不良贷款“双升”以来首次实现“单降”。上半年中行不良贷款总额1470.25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0.22亿元,不良贷款率1.38%,比上年末下降0.08个百分点。6月末,建行不良贷款余额1887.5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0.62亿元;不良贷款率1.51%,较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农行今年上半年的资产状况亦呈现新格局,该行首席风险官李志成形容为“四个双降,一个双升”。一方面,在坚持贷款审慎分类,不良贷款处置规模在少于去年的情况下,农行不良贷款和不良率实现了双降;另一方面,新发生不良贷款和不良率实现“双降”。与此同时逾期贷款“双降”,截至6月末,农行逾期贷款余额比年初下降31亿元,占比下降了0.2个百分点。而关注类贷款“双降”更值得关注。截至6月底,农行关注类贷款余额比年初减少5亿元,占比下降0.26个百分点。交行上半年不良贷款余额659.53亿元,较年初增加35.53亿元,不良率1.51%,占比下降0.01个百分点。此外,招行、兴业、光大等多家股份制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呈现出积极变化。业内专家认为,宏观经济稳中向好,商业银行经营环境有所好转,不良贷款风险压力在前几年得到有效释放,是整体不良率得到有效控制的关键因素。“一是宏观经济稳中向好;二是对于问题客户的化解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效;三是内部风险管控水平提升。”
李志成总结。东北及环渤海地区不良率上升从披露了细分数据的几家大型银行的不良贷款结构来看,制造业、采矿业、批发零售等行业仍然是不良贷款高发的领域。“制造业不良贷款余额增加较多,主要是部分轻工、化工和建材等行业受宏观经济减速、市场需求不足、产能过剩矛盾突出、资源和环境约束不断强化等因素影响较大,行业内部分企业因竞争加剧,盈利能力下滑出现贷款违约。”工行表示。从地区分布上看,各大上市银行在长江三角洲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的贷款质量有较为明显的好转,但是在环渤海地区和东北地区的不良贷款率仍在上升,尤其是东北地区,绝大部分的上市银行在该地区的不良贷款率都有所上升。数据显示,工行在东北地区的不良贷款率由上年末的1.64%上升至报告期末1.98%;建行东北地区不良贷款率由2.30%上升至报告期末2.70%;农行不良贷款余额上升较多的地区为环渤海地区,较上年末增加41.28亿元。业内专家认为,受制于产业结构失衡、人才流失严重等诸多因素,东三省经济发展出现滑坡,在化解产能过剩、出清“僵尸企业”的过程中,不良率高企是必然现象。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不良贷款反弹和经济周期波动,多家银行选择继续增提拨备以提升风险抵御能力。工行表示,该行拨备覆盖率逐季回升,6月末为145.81%,较年初上升9.12个百分点;建行拨备覆盖率为160.15%,较上年末上升9.79个百分点;到6月末,农行贷款减值准备余额为4153亿元,比年初增加了150亿元,拨备覆盖率达到181.80%,比年初上升了8.4个百分点。同时,多家股份制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也在上升。多策并举守住风险底线虽然多家银行资产质量向好趋势明显,但总体银行业的资产管控压力仍然较大,防控金融风险依然是首要任务。“全球经济复苏存在不确定性,市场敏感多变;国内随着供给侧改革深化,过剩产能行业结构调整加快,企业信贷风险持续暴露;从中行而言,部分地区新发生不良压力较大。”
中国银行首席风险官潘岳汉表示。浦发银行认为,从竞争环境来看,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脱媒不断深化,银行产品定价、资产获取、风险管理等能力均面临较大挑战。同时,金融科技企业加速兴起也对传统银行业务带来较大的冲击。潘岳汉介绍,中行对部分客户分类管理、分类测试、主动压降潜在风险客户;加强与附属公司联动,通过现金清收、债务重组、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上半年化解735亿元不良资产。工行表内业务的重点是管好信贷风险,深入推进资产质量和信贷基础管理“两大工程”,把好新增入口、存量管控、不良处置“三道闸口”;表外重点是管好跨境、跨界、跨市场的新型风险,按照“简单、透明、可控”原则,规范发展资管、同业、票据等业务。多家股份制银行也表示,未来在风险管理方面,要严格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及各项监管要求,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强化不良处置化解,增强不良资产经营理念;强化风险预警监控与管理,利用大数据分析提升风险管理水平。

  上市银行的资产质量好转明显走在了全行业前面。

  截至28日晚间,A股上市银行已有8家披露2017年年报,不良贷款率均出现明显下降,有的银行甚至实现不良“双降”。

  根据监管部门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末,整个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1.74%,与上年末持平。

  上市银行资产质量好转背后,仍有问题值得思考:这种好转势头是阶段性的“昙花一现”,还是可持续的“细水长流”?不良贷款的区域结构有没有发生改变?

  资产质量好转势头有望持续

  过去几年,受经济结构调整、银行自身经营策略转变等多重因素影响,不良贷款反弹压力持续加大。这种压力在2017年得到减缓。

  以工行为例,2017年末的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下降0.07个百分点,实现2013年不良“双升”以來的首次“单降”。再如建行,不良贷款率1.49%,较上年末下降0.03个百分点。

  农行和招行则是“双降”的典型代表。截至2017年末,农行不良贷款率为1.81%,较上年末下降0.56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下降368亿元;招行不良贷款率1.61%,较上年末下降0.26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下降37.28亿元。

  这种资产质量好转、不良压力缓解的情况能否持续?

  工行行长谷澍表示,未来资产质量改善能否实现长期向好,首先和宏观经济形势有关,要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效能不能进一步显现出来,这一点我们充满信心。

  其次从微观方面来看,除了不良贷款率这个单一指标以外,要看信贷管理以及贷款质量方面的一整套的相关指标是不是都得到了好转。这决定了不良贷款率下降的基础是否牢固。

  去年工行的逾期率、劣变率同比分别下降64BP和49BP;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的剪刀差651亿元,下降超过50%。“我想资产质量的持续改善,应该是可以预期的。”谷澍说。

  建行首席风险官廖林称,次年不良贷款会不会反弹,关键看三个指标:关注类贷款、逾期贷款和特殊事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